首页  >  凯风专区  >  曝光
杀人之后面露微笑:女大学毕业生经受过怎样的“熬炼”
2021-07-02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要说的女大学毕业生叫张帆,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六年多了。

张帆是一个痴迷的“全能神”信徒,最后也终于沦为一个杀人凶手。

她是于2015年2月2日被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执行的死刑。与她一起服刑的还有她的父亲张立冬,他们所犯罪行均为故意杀人罪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。当时,她才31岁。

   

女大学毕业生、杀人犯、死刑!恐怕任何善良之人都不愿看到这些词语被用于同一个人身上!可冷血的邪教“全能神”却偏偏就要违拗人类的意愿背道而行。

此前的2014年5月28日21时许,在山东招远的一家麦当劳快餐店,张帆伙同另外五人将无辜女子吴硕艳活活打死。而他们杀人的理由居然是荒唐的“除魔”。

 

六名施暴者中有三人是张帆的亲人,分别是其父张立冬、妹妹张航和弟弟张某。其他两人则是其父张立冬的情妇张巧联和她的朋友吕迎春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:邪教“全能神”信徒。    

张帆和张立冬被执行了死刑,吕迎春、张航、张巧联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到有期徒刑7年的不等刑罚,张某则因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而被另行处理。

一家人就这样走上绝路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张帆却有过两次莫名其妙的微笑。

她在服刑前有过一次微笑。

 

在之前的庭审中也有过一次微笑。

 

在她发出微笑的那一刻,不知是否想到过被围殴致死的吴硕艳只有37岁、并且还是一个6岁男童的母亲,更不知她是否想到过吴硕艳的婆婆因失去善良、孝顺的儿媳而哭得肝肠寸断……

她是不会想到这些的!因为他们与受害者素不相识,她也只是认为受害者是个“邪灵”。

 

如果追根溯源,就不能不令人想到“全能神”邪书里的这样一句话: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。

张帆出生于1984年10月,老家在河北省无极县的东关村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她的家庭在当地曾经名噪一时。父亲张立冬经过多年打拼,成为医药销售行业的一方名人,拥有资产多达数千万元。这个五口之家大人勤奋能干,孩子乖巧懂事,不知受到多少人的艳羡!如日中天之际,恐怕任何人都不曾想过这个风光无限的家庭会败在邪教“全能神”手上。

 

张帆最初信奉的是天主教。高中时期,衣食无忧的她竟患上了抑郁症。在此后数年的大学阶段,烦人的抑郁症始终都在纠缠着她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在2005年从北京某高校大专班毕业之后,又于次年考上了该校的本科。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,她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之人。

只可惜生活就是生活,没有那么多的如果!

改变张帆命运的是她与“全能神”的那次巧遇。确切地说,是她在老家偶然捡到了一本叫《神隐秘的作工》的“全能神”邪书,时间是2007年1月。

正是因为偶遇这本邪书,“全能神”才得以在张帆身上开始了“隐秘的作工”。这本邪书就像一把钥匙,彻底颠覆了张帆对原来所信奉的天主教的认识,转而看到了一个虚幻的“独一真神”。书中的那些歪理竟被她视作灵丹妙药,在她看来,哪一条都能医治自己的心病。

 

以后,张帆便有意识的接触“全能神”邪教“教义”。“神的说话”和“神的发声”渐渐把她带上了别一条路,而她却错误地认为自己是在“蒙神拯救”。“被神成全”的虚妄一天天在她的头脑中扎下了根。在经受熬炼中,她一天天改变着自己的“性情”。

2008年10月,妄求“神光”的张帆在互联网上遇见了痴迷的“全能神”信徒吕迎春。随后,便在无望的“神路”上向前迈出了错误的一大步。吕迎春是在1998年加入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,那年她才23岁。通过网上“交通”,张帆对这个能言善辩的“姊妹”佩服得五体投地,所以,在吕迎春向她发出前往山东招远的邀请时,她当即便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
到了山东招远,吕迎春带张帆参加了多次“全能神”邪教聚会,而这种“吃喝神话”的生活又使张帆在“全能神”邪教泥潭陷得更深。聚会时,张帆听到了更多“敬神”“爱神”“顺服神”的邪教歪理,由此觉得离“神”更近了一步。为向“神家”表示诚心,她通过吕迎春一次交出十几万元的“奉献款”。

2009年初,张帆在“神家”的地位得到提升,也和她的好朋友兼“导师”吕迎春一样,位列“神长子”的高级行列。

但是,邪教“全能神”猎取的目标却不只是张帆本人,而是她的全家及其丰厚的家产。“神的作工”不仅隐秘,而且残忍、诡谲。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蛊惑,痴迷的张帆开始了对亲人的“作工”。

 

张帆向亲人“作工”的目的,纯粹是为了所谓的“拯救”,因为“神家”已把太多添堵的词汇灌输进她的头脑之中。这些词汇中既有“败坏的人类”,又有“毁灭”及“末日”。

最先被张帆拉进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亲人是父亲张立冬。那时,张立冬因为生意受挫、与亲戚闹翻而使情绪坠入低谷。邪教“全能神”看准这一时机,极力怂恿张帆诱惑父亲入教。攻陷父亲之后,张帆又以胁迫手段让妹妹张航和弟弟张某辍学成为“全能神”信徒。

当时,张航初中还没毕业,而弟弟张某则连小学都没读完。

 

再往后,张帆又迫使原本信奉邪教“三赎基督”的母亲信了邪教“全能神”。

2009年夏,张帆说服父亲卖掉厂房场地,举家搬迁至山东招远县城的丽水苑小区,住进一套90平米的单元楼。一家人不再工作与求学,专心致志地踏上漫无目的的“神路”,真正过上“吃喝神话”的日子。

与此同时,张帆又诱惑父亲将变卖厂房场地所获2000万元的一半向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交了“奉献款”,此次共计1000多万元。

 

因为走上了“神路”,一家人在家庭中的地位也被搞得彻底颠倒:包括父亲张立冬在内,全家人都要听命于张帆。因为张帆“资格最老”,是所谓的“神长子”,而其他人却只是刚刚成为“神选民”的“新人”。故此,在作案之后的庭审中,当法官问到为什么要向被害人施暴时,张立冬在说出“除魔”之后,竟还说出一句“是张帆和吕迎春让打的”。

在自己“经受熬炼”的同时,张帆也时时想着让家人“经受试炼”。而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则瞄准了张立冬这个“金主”,不断通过“神长子”张帆对其肆意勒索。为了给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提供活动场所,张帆指使父亲购买好几套住宅和店面“奉献”给“神家”;为方便“弟兄姊妹”“交通”聚会,张帆又指使父亲出资购买好几部汽车作“奉献”;另外,张立冬还出资为“神家”购置多台电脑并连接网络。

 

张帆和吕迎春在招远及周边地区纠集了40余名“全能神”信徒,组织邪教聚会达一百多次,每次都是张立冬提供车辆接送,并承担所有信徒的生活费用。

而他们自己的生活却极其简朴,并且还是深居简出。据他们所居住小区的保安说;他们一家人很少出门,只是偶尔出来牵着一只宠物狗遛遛。

 

那只宠物狗最初是张帆的母亲所喂养的,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,它才有了以后悲惨的结局。

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:因为母亲信奉过“三赎基督”,张帆一直都认为她不是真心“事奉神”,由此也一直对其心存不满。日久天长,竟慢慢“悟”出母亲是“邪灵”和“恶灵之王”。而按照“神家”的“行政”,任何“邪灵”都该遭到“击杀”。这样,自以为手握“权柄”的张帆便对母亲产生出仇视心理。由于仇视心态作祟,她在家中记事板上写下了“残杀”“虐杀”“杀牲口”等字样,为的是“唤醒”全家人对母亲这个“邪灵”的认识。

 

伴随着张帆对母亲恶念的日渐升级,母亲在这个家庭中日渐被孤立。“熬炼”到最后,母亲终于被赶出家门。

逼走生身母亲之后,“神长子”张帆竟做出一个令人不齿的举动:把父亲的情妇张巧联接进家里与父亲生活在了一起。尽管张巧联比她还小六岁,但在她看来:张巧联是一个真心“顺服神”的好“姊妹”,更是父亲的好“姊妹”,理应与父亲一起“活在神光里”。

 

沉闷的“熬炼”让这个家里越来越难透进一丝阳光,而邪书中的暴戾之气却让这些“神选民”越来越多的滋生出与社会的对立情绪。漫漫“神路”使得他们的心中充满黑暗,无端的小事都会令他们神经质地作出过激反应。就在杀害吴硕艳的前两天,张帆竟凭着臆想杀死了家中的宠物狗。

 

张家的客厅里放着一个铁笼子,那只宠物狗平常就被关在里面。母亲被逼走之后,宠物狗依然被留在家里。

2014年5月26日晚,吕迎春正在张家客厅与这家人“交通”,突然看见铁笼子里的宠物狗正向自己龇牙。因为最初收养宠物狗的人是“邪灵”,吕迎春便认为狗和“邪灵”是一伙的,也是个“邪灵”,并且想要对自己发起进攻。这样一想,不由得发出惊悚的叫声,指着宠物狗直呼“邪灵”。

见自己的“引路人”受到“邪灵”攻击,张帆毫不手软的实施了“除魔”行动。她将那只宠物狗从铁笼子里一把抓出,拼命地往墙上猛摔,只几下就把狗活活摔死。

 

血腥的场面令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不已,很久以后,张航说起这事还觉得后怕,她说: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!

这次参与“除魔”的只有张帆一人,“除魔”的对象也只是一只宠物狗。而在场的人恐怕谁都没有想过:两天以后,他们会因“除魔”而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!

2014年5月28日21时许,张帆等人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偶遇正在用餐的吴硕艳,因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,张帆与吕迎春便认为吴硕艳是“恶魔”“邪灵”。而他们索要电话号码的目的,则是为发展“全能神”邪教成员做准备。

 

荒诞的臆想所引发的惊恐,迫使张帆和吕迎春盯紧了吴硕艳。当发现吴硕艳的裙子微微动了一下时,这两个“神长子”终于断定吴硕艳确确实实是个“邪灵”,并立刻生出受到“邪灵攻击”的恐惧感。就是在这无端的恐惧中,张帆首先向吴硕艳伸出了罪恶的“除魔”黑手,随即又指使其他“兄弟姊妹”对吴硕艳进行围殴。

据现场目击者用手机拍摄的视频显示:将吴硕艳打倒在地之后,张帆又用椅子砸向吴硕艳,接着就用双手撑住桌子单脚踩踏吴硕艳的面部。然后,还将两把拖把递给张立冬、张航等人,指使他们继续对吴硕艳进行殴打。张帆边打边喊“打她”“杀了她”“她是恶魔”,并与吕迎春一起不断恐吓餐厅内欲上前制止恶行的顾客,扬言“谁管谁死”,还抓起柜台上的头盔砸向餐厅工作人员……

 

吴硕艳在短短几分钟内便被张帆等人围殴致死。然而,痴迷的“神长子”张帆却全然不觉自己是在犯罪,即便是在庄严的法庭上,仍然用所谓的“遭受恶灵袭击”来为自己作“无罪辩护”。当时,她是这样说的:“我站在她对面,虽然说我已经跟她分开了,但是我感到她对我的袭击更强了,并且直接从我的头部吸取我的生命。那时候我确定:她是吃人的恶灵。所以,我拿起椅子想要把她打死。”

 

因为痴迷,张帆才有了莫名其妙的微笑;而这莫名其妙的微笑,又一直伴她走到绝路的尽头!

如果“神家”也会笑,那也定会是寓意难辨的狂笑。那狂笑中会深藏冷酷、深藏诡谲,还会深藏无尽的快意,不为别的,只为“神的国度”又增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……   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力枫
百赢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华逸娱乐代理管理网手机 BBIN旗舰厅 88赌城娱乐客服电话 新博娱乐官网直营
ag游戏每天有惊喜 永利代理官方网址 bet36娱乐2上下分代理 大三巴真钱在线 永利最新在线网址
盛峰娱乐网址导航 真钱蒙特卡罗棋牌游戏 钻石棋牌下载app 新锦江娱乐老虎机 新葡京23大捕鱼游戏
凯撒棋牌安卓版下载 ag游戏网址直营 菲律宾太阳游戏 申博游戏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登入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