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 凯风专区  >  曝光
错把“师父”当真佛 为“上层次”招灾祸
2021-07-09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曾长梅迷迷糊糊地掉进了“法轮功”!

迷糊归迷糊,178国际娱乐怎么开户:但她对那个开始的日子却记得清清楚楚:一九九八年农历闰五月廿二。

 

不为别的,只因为巨大的伤痛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烙印。

“无所不能的师父”曾经让她的家境迅速败落,最后竟至于落得墙不挡风瓦不遮雨;不仅家庭几近破裂、自己险些丧命,还使小女儿至今落下严重的胃病。

曾长梅出生于1961年11月26日,是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中方镇乌溪村南岔组村民。起初,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:丈夫勤劳能干,两个女儿听话可爱,而她又有一手编制斗笠的技术,平常一边给人加工斗笠一边料理家务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很受街坊四邻羡慕。

 

她原本是信佛的,家里常年供奉着菩萨。那天,因为家里没了香纸,便到本村肖乔生家的小卖部去买。进到小卖部里,见肖乔生正捧着一本书在聚精会神地读。

曾长梅问:肖伯,您这是看的什么书啊?

肖乔生抬起头来,告诉曾长梅说:这本书是女儿的,是教人修佛“上层次”的好书。

 

其实,那本书就是“法轮功”邪教“经典”《转法轮》。

而肖乔生的女儿肖桂英则是“法轮功”中方辅导站的站长。

曾长梅说,当时,肖乔生先是给她讲《转法轮》,接着又讲了许多练功的好处。见曾长梅产生了兴趣,便让她把书拿回家去看,还对她说如果想学的话可以到他家来看“法轮功”录像。

 

曾长梅说:自己之所以一上来就被《转法轮》所吸引,最主要的就是书里说的什么“上层次”和“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”。因为“师父”李洪志在邪书《转法轮》里开篇就鼓吹“在国内外,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,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”,所以,曾长梅便在不知不觉中把“师父”看成了一尊真佛。

第二天晚上,曾长梅果真去了肖乔生家。通过观看“师父”的“讲法”录像,她的头脑中被灌输进更多的“法理”,从而被“师父”罪恶的黑手抓得更牢。

 

接下来,“一人练功全家受益”的邪教歪理又促使曾长梅在岔道上迈出错误的一大步。因为自认为是在跟着“师父”“学做好人”“救度众生”,受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蛊惑,曾长梅极力游说亲友跟她一起“信佛”。在她喋喋不休的诱导下,姐姐、姐夫、堂妹等通过跟着她到肖乔生家看“讲法”录像,相继身陷“法轮功”邪教泥潭。

错把“师父”当真佛的糊涂观念,让曾长梅接触“法轮功”不久便达到痴迷程度,但是,她却对自己的沦陷毫无察觉。不仅如此,反倒认为自己是“长功”快,是“上层次”。而她所谓的“精进”与“上层次”,则是被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更加别有用心的利用,到了1998年下半年,她便被任命为“法轮功”中方县辅导站副站长。

 

在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里的“升职”,让曾长梅感到“师父”“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”的谎话所言不虚,同时,也使她在“法轮功”邪教泥潭陷得更深。“修炼”到这般程度,曾长梅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家庭,没有了亲情,心里只剩一个“大法”和一个“师父”。“师父”是她最大的希望,她要跟着“师父”去求“圆满”;“弘法”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内容,家庭和亲人全被抛之脑后。

自从当了这个副站长,曾长梅总是每天清晨早早出门,晚上七、八点钟才回到家里。孩子的学习不再去管,丈夫和两个女儿很难再吃上她做的热乎饭。当时,大女儿11岁,而小女儿才只有9岁。如此一来,因“精进”“上层次”而“当了官”的曾长梅便受到全家人的反对,与丈夫不断发生争吵。不过,以“真修弟子”自居的曾长梅却对此不屑一顾,因为她把这些全都看成了“常人的干扰”。

 

据曾长梅自己说,那段时间,她为了“弘法”忙得不亦乐乎:既要组织集体练功,更要组织集体“学法”,每天还要从上级组织领回大量的“法轮功”宣传材料,再安排下属“学员”散发出去。刚开始的时候,还能挤出一点时间编制斗笠,而挣来的钱却大部分被用于“法轮功”邪教活动,只留下很少一部分维持最低生活水平。

后来,随着“师父”李洪志的野心日益膨胀,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日渐疯狂,曾长梅也被迫彻底抛弃家务,为筹钱“弘法”,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借钱。

日子过到这个地步,便使得亲戚朋友也都对她的“修炼”表示反对。亲朋好友纷纷劝她脱离“法轮功”,回归正常人的生活。

舅舅曾多次劝导过她。

 

妹夫甚至对她说:“姐呀!你每天就知道往外跑,连家都不要了,我要是姐夫的话,早就打你好几回了!”

可是,曾长梅不仅对亲人的劝说一点都听不进去,还把他们全都看成了“魔”。

1999年7月,“法轮功”被政府依法取缔。此时,许多原来的习练者由此认清了“法轮功”的真面目,纷纷与该邪教组织彻底决裂。但是,由于受“师父”李洪志抛出的“圆满的最后机会”所诱惑,曾长梅不但没有醒悟,反倒在邪教深渊陷得更深。她错误地认为那些醒悟了的功友是因为“学法不精”,是“心性”修得不好,竟然冒出“就是剩下我自己也要坚持修炼”的荒唐念头。

 

受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指使,她也曾有过要去北京“讲真相”“讨说法”的打算。但是,到了这个时候,因为长期痴迷于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的“学法”“弘法”,没有时间顾家,她的家庭已经濒临崩溃边缘,就连去北京的路费都难以凑齐。这样,她才没有去成。

 

虽然没能去成北京,但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对她的精神控制却一点也没有放松。为了所谓的“讲真相”,她与极少数“法轮功”痴迷者不断进行违法宣传活动。白天怕人看见,就在晚上偷偷往人家门缝里塞进“法轮功”反宣材料。有时还遵照“组织安排”,将大宗“法轮功”反宣材料托运到怀化周边地区,而所有这些活动都要自己掏钱。

丈夫无奈,以离婚相威胁。曾长梅依然不为所动,还讥讽丈夫是个“常人”,不懂得什么是“上层次”和“圆满”。

村干部多次登门对其进行劝导,同样被她视作不懂“法理”的“常人”。

 

“法轮功”邪教歪理越来越紧地控制着她的思想意识,使原本性格随和的她变得越来越孤僻,不愿再与“常人”打交道。她听不得半句说“大法”不好的话,谁要说了她就想和人家打架。有段时间,她一度产生了马上就要“圆满升天”的幻觉,总是听到一个声音对自己说:“跳下去!跳下去就能飞了!”

 

往后,“师父”精心编造的那些谎言,全都因曾长梅的“受益”而被彻底戳穿。而所谓的“受益”,自然也是一枚枚难咽的苦果:眼见苦口婆心的劝说无效,丈夫带着满腹怨气外出打工去了;家已经破烂不堪,她只得借住在邻居家里;因为长期没人照顾,以致于让小女儿落下了严重的胃病。

再往后,她那被“师父”“清理过”、并有“师父的法身24小时保护”的身体,也终于倒在了漫漫“弘法”路上。

这一次,却差点要了她的命!

 

2003年,一场大病降临到“真修弟子”曾长梅身上。起初,还只是发烧,但一想起“师父”那套信誓旦旦的“保证”,她便觉得不会出现任何问题,所以,也就一直不打针不吃药,并且依然坚持带病“弘法”。

半个月过去,高烧没退,病情越来越严重,连走路都觉得轻飘飘的。丈夫见她这个样子,强行带她去诊所输液治疗。但是,因为长时间高烧不退而又拒医拒药,她的病情已恶化成病毒性脑炎,在输液的过程中又昏死过去。家人情急之下把她送进怀化三院,经过治疗,她在昏迷三天三夜之后才慢慢苏醒过来。

摆脱“法轮功”精神控制以后,曾长梅说:“要不是进了三院,我恐怕早就见了阎王!”

 

然而,大脑的苏醒并不能给她带来思想意识的苏醒。病愈之后,曾长梅没有因此而认清“师父”和“大法”的真面目,反倒错误地认为自己遭此劫难是因为“修得不好”!

曾长梅说,是反邪教志愿者一次次的登门劝导挽救了她,要是没有这些无私的帮助,她就彻底被“法轮功”给毁了,更不会于2005年重获新生。

而她的“引路人”肖乔生却没能从“法轮功”邪教泥潭走出来,最后,在“师父”的“法身”保护下因拒医拒药而悲惨地死去。

 

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曾长梅,反邪教志愿者也处处给予她热诚的帮助。醒悟后的曾长梅重新焕发出对生活的热爱,经过几年的努力,又和丈夫一起打造出一个崭新的家:到2008年,他们不仅还清了所有外债,还花24万元盖起一座二层小楼。

 

更为可喜的是,曾长梅成了一位反邪教志愿者。她要用自己遭受的苦难告诉人们:为了免遭邪教侵害,一定要擦亮自己的双眼!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力枫
光大彩票网可靠吗 蒙特卡罗总站 真钱皇马娱乐捕鱼 星际官网登陆 凯时现金网网址
真钱凯发在线赌博 利来国际2级会员 澳门赌注网 亚博体育最高返水 太阳城电脑客户端下载真人荷官
福德正神集团sb61官网 豪利777网站 彩友会彩票秒速牛牛 bwin亚洲存款提款 鼎盛在线最高代理
亚洲城游戏官方网 申博太阳城现金棋牌 申博支付宝充值 www.138.bo 申博亚洲娱乐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