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 凯风专区  >  评论
互啄鸟:“证实法”与“讲真相”
2021-07-19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李洪志要求弟子做好“三件事”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“讲真相”。李洪志还要求弟子全面“证实法”,也就是通过精进修炼和亲身经历、亲眼所见(比如各种“大法神迹”)来证实他的“大法”最“正”,是拯世救人的“万应灵丹”。“法轮功”官网则经常发布通知,“征集各类见证和讲清真相的作品”,“围绕证实法和讲清真相(救人)的主题”。

殊不知,如果“讲真相”讲的确是真相而非假相(请注意:这个前提或假设在本文中贯穿始终),那么这“证实法”和“讲真相”就成了“互啄鸟”(传说中的一种双头鸟,二头相互视为寇仇,成天啄斗,直至整个鸟体死亡)。说白了,“讲真相”和“证实法”是相互冲突的,欲讲真相,就不可能证实法;反之,若要“证实法”,安能“讲真相”?   

 

——若要证实“消业祛病”之法,安能讲弟子因拒医而冤死的真相?

据李洪志之“法”,修炼“法轮功”者不能带着有病之身;于是,李承诺替学员清理身体,代为“消业”,使之永不得常人的病,所谓“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”。另外,大法师父的“法”替弟子办了“地狱除名”手续,还有什么“性命双修”之“法”。综合这些“法”,大法弟子不可能因疾病而死。

那么,真相究竟如何呢?真相是,大量虔修大法的弟子因拒医拒药而命丧黄泉。佐藤贡、肖辛力这对苦命的“法轮鸳鸯”先后病亡,只活了49岁和43岁。澳门“法轮功”头目林逸明有幸让师父发功治病,也早早见了阎王。所谓“全球退党服务中心”的执行主任李大勇,创造了“1.6亿人三退”的辉煌业绩,结果自己的小命给退没了。李洪志亲封的云南辅导站站长王岚、全家真修实修的麦惠英、积极活跃于“神韵”推广等各种弘法活动中的骨干吴凯仑、“法轮功”早期骨干分子叶浩的大舅嫂、前浙江平湖“法轮功”辅导站站长戈璀娣、美国总部“龙泉寺”行政总管韩振国、李洪志的大妹夫即大纪元传媒集团副总裁李继光,哪一个不是带着病体被死神“邀请”去了?

“法轮功”媒体上,也经常有弟子无意中曝料,某些“三件事”做得很卖力的同修没能过病业关,撇下家人“先走了”。这些真相,如果允许大讲特讲,只能“证伪法”,何能“证实法”?再有,在“法轮功”未被取缔前,李洪志和女儿李美歌在大陆看病,留下了数十张病历、报销凭证、住院记录,这该作何解释?这一真相能够讲吗?

 

——若要证实“法身保护”之法,安能讲弟子在无妄之祸中丧生的真相?

“法身保护”说是李教主忽悠弟子、控制信徒的一个重要的“轮法”。关于“法身”,李洪志有三大牛皮:一曰法身无数,“我的法身已经多的无法计算了,别说这些学员,再多我也管的了。”(《转法轮·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》)二曰法身神通,“我有无数的法身,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,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,很大的法力。”(《转法轮?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》)三曰法身保护,“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,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,不会出现任何危险。”“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。”(同上)

可叹的是,真相与牛皮恰恰相反。别的且不说,仅仅是因遭遇车祸而丧生的大法信徒就可以开列一个长长的名单:天津的刘凤琴1997年11月被撞成股骨颈骨折,因拒绝治疗于1997年12月27日死亡;四川的刘明利和儿子在1999年6月14日的一次车祸中双双死亡;北京的詹润春2002年9月20日在运送“法轮功”宣传品途中遭遇车祸,3D:连同妻女当场死亡。此外,重庆的苏立华、北京的李文珍、河南的郭现周、湖南的扶启明、河南的李宝运、山东的孟召杰、四川的熊勤祥、湖南的申先礼李文丽夫妇等大法弟子,都是亡于车祸。此外惊动了李洪志的韩国大法骨干全判烈和泰国大法精英张孟业,加拿大西人弟子、“大法捍卫者”曼斯同样死于车祸。至于1998年的海南特大车祸中,一辆车上8个大法信徒7死1伤(伤者张一军被李洪志“钦赐圆满”),更是在“法轮功”内部引起了精神地震。

这些真相,弟子在应征稿中能够讲吗?不能讲,讲了就会证伪“法身保护”之“法”。而“法轮功”官网早就声明,它刊登的稿件“只看文章的观点和内容是否对讲真相、修炼、证实法起正面作用”,像这种只能起负面作用的真相,你讲了它也不会登。

 

——若要证实“大道无形”之法,安能讲组织严密、策划围攻的真相?

“大道无形”之法,实际上就是一个婊子立的牌坊。李洪志最早提出“大道无形”是在1998年:“我们没有任何形式上的东西……任何有形的东西都能使人执著,都不是修炼……我为什么走了这么样一个无形的路,是因为我们这个法就这么大,我们必须得走大道无形的路才真配这个法在世间上流传的形式。”(《北美首届法会讲法》1998年3月29-30日)李洪志对“大道无形”的定义是“没有任何形式上的东西”“没有什么有形的东西”。“任何”是涵盖一切的,“没有任何”则是排斥一切的。这一说辞的主要目的是便于在“闹事”或“出事”后逃避责任。

然而,真相如何呢?早在1993年1月,在李洪志的策划下,“法轮功”设立了“中国法轮功研究总站”这一“全国性的协调机构”,半年后改为“法轮功研究会”,后又更名为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,作为“法轮功”的总部,下设地区总站39个,辅导站1900多个,练功点28263个,并有各级站长、辅导员等,这一严密的组织体系1992-1999年期间一直公开存在,1992-1996年期间还曾在中国气功协会合法登记注册(现在境外“法轮功”则以“佛学会”为核心组织形式)。那么多的“法轮功”围攻媒体、国家机关的恶性事件,没有组织可能吗?李洪志纵使狡诈,也还是说露了嘴:“无形,没有常人社会中的任何形式。……任何人都挑不出我们的毛病。有人想从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来的……”(《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》,1998年7月26日)却原来,“无形”是为了逃责避罪,预防有人挑毛病、抓把柄。

后来的事实也证明,李洪志为了逃避密谋策划“4·25”等一系列危害社会治安事件的罪责,为“法轮功”被定性为邪教组织翻案,总是用“大道无形”为自己狡辩。李洪志和“法轮功”组织先后策划了300多起围攻事件,这重重暗幕背后的真相,“法轮功”能讲、敢讲吗?

还有呢:

——若要证实“承诺圆满”之法,安能讲教主食言赖账的真相?

——若要证实“禁止集资”之法,安能讲师父贪婪敛财的真相?

——若要证实“神韵神奇”之法,安能讲神韵四处碰壁的真相?

……

总之,若要证实李洪志的种种“轮法”,就不能讲该邪教欺骗信徒、危害社会等真相。那怎么办呢?唯有造谣编谎造假呗。这才是被无数事实证明过无数次的真相!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徐虎
网络棋牌游戏币 太阳城集团sg电子 金木棉游戏客户端下载 诺亚体育注册送不停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
银河真人麻将 申博太阳城ag厅 辉煌最新网址 棋牌现金官方网下载 银河总站游戏
银河游戏下载 特区明升注册 龙8电玩下载 百家乐真人轮盘 新櫈娱乐女优AB亚洲
多盈彩票88赛马 申博美女荷官网站 菲律宾申博网上娱乐 太阳城申博娱乐网站 现金游戏登入